小生偏爱白开水

对白鹤少年这对超喜欢,暂时要准备考试,只能贡献手写了(捂脸哭),等考完之后肝文产粮。

颈花 1

‖颈花
‖刀向预警
‖单向暗恋



Harry Osbron没有想到再次踏上美国纽约是因为他那个所谓的父亲,也是,当初也是他把自己送到欧洲去,多少年不曾回来了。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眼前景象,Harry不免有些落寞,Peter还会记得他吗?哪怕是过去最好的朋友,也仅仅是过去。如今,谁能再次开口触及这段友情,更何况自己并非满足所谓的友情。



这感情并不草率也不轻易,Harry曾经以为是他和Peter之间不过是密不可分的友谊。可从小到大,等如今再转身,他心里除了Peter Parker就容不下任何人了。一辈子很短,Harry已经不想再遇见别人了,还有谁会真诚待他?他想不出,也很难想出。



再次站在家门之前,好像一切还是记忆里的样子,那个冷漠的家,就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阴暗,冰冷。他迈步随着管家走进父亲的房间,那个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各种仪器导管的男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伪装余下的只是虚弱与残喘,阴暗的室内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走近病床坐在他床边的凳子上,他干枯无力的手轻轻拉住我的胳膊,“Harry...,我必须告诉你,我们家的遗传病...逆转录病毒增生。你这个年龄离发病期不远了,Harry,这个,拿着它,我希望你会找到答案。而不是和我一个下场...my son.”



小口喘息着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伸出手接过父亲留给自己所谓的答案。心底里翻滚着不甘,恼火,恐惧的各种交织矛盾的心理平息不下。皱着眉头睁大双眼是化不开的疑惑“Why?”几乎是难以置信,可眼前的人却缓缓松开手垂了下去。缓缓起身压抑着心里的情绪,走出房间,他按着记忆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坐在桌前的椅子上,脱下自己的外套解开左手袖子的纽扣将其挽起,oh god,黑色线条在白皙的小臂上勾勒出几朵精致的花朵,仅仅是如此 它们没有颜色也没有味道,就像是什么纹身一般。可Harry清楚的知道,这是所谓的“花”是因为内心深处的暗恋而催生出的花朵,如果他想的不错,Peter现在后颈的花就是这种花,如此推算,他已经坠入爱河了。而喜欢的人并非是自己。



因为他几年前对这种事还挺感兴趣的,倒是问过几对交好的公子哥们这种事情,他们的消息一向都灵通的很,以至于自己也了解很多。比起知道对方后颈的花,他倒有些在意到底是谁让Peter坠入了爱河,说不定,他身上会有花香。那听上去,真是该死。我的花...又是什么样呢?Harry抬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后颈,良久都没有说话。



眨眼不过数天,诺曼奥斯本去世,Harry继任总裁职位,一时间忙的不可开交,葬礼,公司,发布会,遗产。所有的一切Harry都让自己看上去游刃有余,他不想脆弱也不愿脆弱。而这一天,他如同平时一样,和公司那些高层的老狐狸们周旋,啧,真是难缠的要命。可这时候有人进来小声在他耳边说有人找他,Harry虽然疑惑但依然随人走出了房间。


他站在门外不远处,微微低头双眼看着即将推开的的厚重木门。眼熟的棕色头发和明显的一字眉,Harry内心的阴霾在看见人的时候就散开了些许,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上扬的语调带着几分调侃随后想起身后门内的老狐狸们,不由得压下上扬的音调“oh——,好久不见,Peter。咳,我在和一群人开会,你知道的,刚接手公司有些...”



“yeah——Harry,我很抱歉,我是说我没打扰到你们吧。我小时候失去父母的时候你在我身边,而现在我想告诉你,你失去了父亲但是你还有我,Harry。”他有些无措的小动作暴露了他紧张忐忑的心理,皱着的眉头几乎快要连在了一起,单手扶着扶手一只脚像是缓解什么压力似的用脚尖点着大理石地面。



Harry被他皱眉的表情逗笑了,他含笑着打趣道“你取下牙套了,Peter,你的一字眉还和以前一样。”


“你还是每天需要男仆帮你洗头吗?Harry”他笑着抬眸看着人的眼睛,Harry抬手扶着扶手缓步走下台阶几步,上扬的嘴角不曾落下“sure,但是我现在自己洗,有时候我会自己吹头发。”




两人相视一笑,给予双方一个结实温暖的拥抱。Harry之前左手挽起的袖口露出几朵花枝,他心中一惊但用一种极快的速度调整并想好了借口,幸好他之前用黑色的签字笔描摹了几朵,除了暗恋者和被暗恋者可见的花,如果画出来,所有人都会看见,可那又怎么样呢?不过是一种无聊打发时间的小乐子,他喜欢做的事,还有几个人会说不。Peter低头瞥见那些花枝与花朵,他有些好奇的询问着“hey,伙计,你手上的花是什么?”




“不过是开会无聊的时候打发时间的,我在欧洲的时候也在画廊画过几天画,这些花我还是很擅长的。”平淡的声线毫无心虚可言,仿佛就是在阐述一个现实而已。苦涩的感觉被狠狠地压在心底,Harry抬眼就看对方焦糖色的眸子,他觉得那双眼藏着阳光,带着一种驱散阴霾的力量。“wao,我觉得很漂亮,Harry,如果你不继承家产做个画家肯定会出名的,伙计,oh,到时候希望你请我做你的摄影师。hahaha,要一起出去走走吗?”



“Sure,我们应该小声点,他们还在开会,趁菲丽西亚还没有发现我应该和你快走,hey!Let's go ,Peter!”Harry几下跑下楼梯,小声贴近对方的耳侧半拉半扯的握住人手腕带着人推门快步离开了那个地方,那个让他觉得沉重而难熬的地方。



他们一起来到小时候的河边,还是和以前差不多的样子,远处很多大楼都变了,好像更高了。Harry戴着墨镜在车上早就默不作声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袖口,修身手工订制的西服更能衬托出他的不俗。他和Peter一路上说说笑笑,谈论着这些年两人的变化,“我其实之前在杂志上看到你了,Harry,你和一个模特...”他有些欲言又止的看向人,只见Harry脸上是一个满不在乎的笑容,他双手插兜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不过是巧合,她想要知名度而恰好我缺一个舞会女伴而已。可我没想到我送她回家的时候会被偷拍。”随即Harry话锋一转,问出了那个萦绕在他心头怎么都化不开的疑问“你呢,Peter,你有女朋友了吗?”



“oh...,这很难说,要知道我们最近不太愉快。”Peter俯身捡起一块略扁的石子朝着河中扭转手腕发力掷去,石块在水面上一跳一跳的激出层层涟漪。Harry捉摸不透眼前人的想法,索性开口猜测着“hey,伙计,你们在吵架?别那么害羞,你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她叫什么名字?”



“Gwen,Gwen Stacy,she works for you.”Peter侧头看着眼前的淡金色头发的奥斯本总裁,他语气认真不得不让Harry生出几分笑意来。
“Really?”Harry疑惑的口吻笑着接受了对方的答案,他心中细想着如今对方的情况,是的,只有一个名字,但是对于奥斯本来说,这就够了。


然后他们再聊了一些毫无意义的对话,便彻底分开了。Peter走进了茫茫人海,Harry弯腰拿起放在石头上的西装外套,反手搭在肩膀上,墨镜加载领口处,他停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Peter远去消失的背影出神。纽约下午的阳光很暖,Harry觉得那温度让他觉得,手腕的花朵又能蔓着生长上来,可他给不了他们颜色,赋予不了他们香气。因为他做不到那些,除非,他爱的人爱他。但是,又怎么可能呢?

存梗 留设定

‖梗源空间 叶瑾颜

‖有删减

#花颈
1.当两个人相爱,双方后颈会“长出”纹身似的花朵的图案,花的种类和样式会根据两人自身而决定。

2.两人越相爱,花朵颜色越鲜艳,越逼真,甚至还会有花香。

3.当两人分开并不在相爱时,花朵会慢慢消失,如果分开后一方仍爱着另一方,前者图案处会留下丑陋的疤痕并带有刺痛,直到这种情感消失。

4.当一个人爱上了一个已有所属的人时,手腕内侧会出现被暗恋者的花朵图案,仅暗恋者与被暗恋者可见。

5.在一段恋情中,如果一方爱着另一方但另一方没有同样的情感的话,前者的花朵会像只勾了线一样没有颜色,后者不会有花朵。

6.一个人如果和另一个人相爱至死,选择土葬墓地上会开出花朵,选择火化则骨灰会变成花瓣。

7.如果一个人深爱的那个人已故(非自然死亡),这个人的花朵会呈黑白色,与上一条互不冲突。

8.花朵不在任何镜头下可见,只有肉眼可以看到,也就是花朵不可记录。

初设俩个人的花如下
Peter Parker 夕雾花 一往情深

Harry Osbren 欧石楠 孤独

打算先发一下设定,这几天就写出来,不知道自己脑洞到什么程度写出是糖是刀x,想想自己之前的坑心虚的踩一踩假装是填满的x。

口红色号(虫绿)

‖第一次码文 求轻拍x
‖无遗传病的小情侣设定!
‖口红色号(中)
‖写不出x 先放出一波x
‖梗源于《闲游深秋》太太的图梗

Harry不安分的扭动着腰,他不想承认在满是冷气的房间里这样温暖的怀抱很舒服,但是他要折磨Peter的好戏还在后头呢。他舔了舔自己有些发麻的嘴唇,暗哑几分的嗓子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口吻“拿开你的手,Peter,别对我像是姑娘似的,现在我需要你配合我...”

Peter不老实的手依然在Harry精细的腰上来回游荡,实际上Harry有些羞恼,他抿着唇几乎咬着牙开口,那声音听上去极为不悦“我说,停下!你那可怜的大脑是不是已经不能足够支配你的行动了?我最后说一遍!”

“umm,好吧。”Peter虽然有些不舍,但依然听话的收回自己的手。Harry这才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他低头一看才发觉西装外套的衣扣都已经被人解开了。他皱着眉很快就释然了,鼻腔发出一阵轻哼,上扬的嘴角带着几分轻佻的意味。

他抬手用指尖在人胸口轻轻画着圈,随即扯下人系好的领带,蓝色与银色交织的领带颜色看上去有些沉闷,Harry嫌弃似的捏着领带。慢步绕过人来到人身后歪头打量着人,眼神不断在自己的办公桌与Peter之间测量着什么。

室内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Peter被人刚刚的举动撩拨的有些觉得身子都微微有些发热。脑海里满是人的笑容,他觉得如果不是现在办公室的冷气很足恐怕他会更难受。Harry打量着人趁着人毫无防备抬脚又准又狠的从人后身踹中人的膝盖窝,显然Peter不仅毫无防备甚至脚下一软顺势嘭的单膝跪在了地上。吃痛的感觉让他毫无防备的叫了出来。

“Harry!?”“闭嘴,Peter Parker,如果你想知道会发生什么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你选择坚持单膝我会选择再给你来一脚。”well,Peter无奈的叹了口气索性侧躺在了那张柔软的地毯上,他完全不知道今天自家恋人为什么如此无常,或许是自己好几天没有陪他?或者是因为好几天没有早安吻?oh,老天,Harry根本不知道他现在那张被我吻花的唇看上去多诱人。该死的。

Harry自然很满意Peter的听话,他很快也为自己松了领带两条领带握在他手里。他俯下身利索的用一条领带系好Peter的双手另一条领带系在了自己办公桌的桌腿上。他上扬的嘴角的笑容十足像是一只得逞的狐狸。他捡起一旁之前滚落在地上的口红。满不在乎的将自己的外套随意脱下,无人捡起的洒落在地上。Harry的领口微开,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他附身单膝跪在人身侧,一只手单手挑起人下颚让Peter的双眼注视着自己,顺势令人身子平躺在地毯上。Harry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用手背轻轻擦拭着双唇。“看着我,Peter,希望你会喜欢,至少看见你被困住的模样可不多见。”

Peter双手被人绑住十分不舒服,他甚至觉得手腕有些发酸。但是在看见Harry的时候,他突然又觉得这一切又没那么重要了。Harry有些凌乱的金发,带着几分鲜红色的嘴唇搭配着这有些发暗的灯光,他却觉得好看的要命。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把他狠狠按倒,告诉他自己多爱他,还有这过分的诱惑。

“oh...,听着Harry,我...唔”Peter话还没有说完,他原本努力劝说自己克制自己,不过显然奥斯本少爷就是故意在点火。Harry迈开腿跨坐在Peter的胯部,他敛眸看了看Peter惊讶的眼神,抬手又拿起那管口红为自己涂上那鲜亮的唇色。

Harry突然笑了起来,他双手抚着Peter软乎乎的脸颊,自语道“oh,这样傻乎乎的你可不常见,Peter,不过我想你明天应该需要一件高领的毛衫,尽管差不多是夏天了。”那像是血色似的双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Peter一点都没听进去。他呆呆的看着坐在他身上的Harry楞楞的出神。

Harry灵巧的解开身下人一颗又一颗的纽扣,他有些发冷的指尖在触及到Peter时,他能感受到身下人打了个冷颤。好看的流线型线条勾勒出人的身材,Harry跪坐在Peter身上,双膝抵在地毯上,双手撑在人头的两侧,俯下身开始轻轻吻上Peter的双唇。柔软温热的唇瓣总是令Peter着迷,Harry却仅仅在他唇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尽管Peter很想继续下去,但是Harry却开始转移了位置。准确的说是,四处惹火。

略暗的红色唇色落在Peter的脸颊上,Harry的鼻尖还蹭了蹭他柔软的脸颊,随即他伸出一小截舌头舔吻着Peter的脖颈,不时用牙轻轻啃咬着不断吮吸着皮肤,不时发出一阵舔舐吮吸的水声。留下一个又一个看上去有些暧昧的吻痕,摩擦着嘴唇上的唇色留在人脖颈处。尽管还是一小部分片被唇色沾染的肌肤,他依然感受到了一种别样凌乱的美。这样Peter对他来说已经是十分少见了。

不过Harry很快就转移了目标,他并不满意在一个地方撩拨身下的恋人,而是他喜欢的每一个地方。Peter被人压在身下眼见着自己的可爱恋人卖力的在自己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他的Harry正低头埋在他胸前挑逗着他。金色的短发,蓝灰色的双眼,正如血色般的唇色与人衬衫下若隐若现的大片肌肤。这每一个都足够Peter发疯,更何况现在他们全都具备。

Peter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锁骨处的啃咬感和身上人十足诱惑的模样都快让他受不了了。他有些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试着让自己发麻的手腕得到一些缓解。可Harry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他的舌湿漉漉的舔过身下人的胸口,把嘴唇上那些好看的唇色蹭在他胸膛上,直到Harry觉得颜色越来越淡,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留下的印记。

Harry又打开那管可怜的口红在自己唇上涂抹几下,他看见Peter脸上有些可怜兮兮的表情不由得笑起来,“oh,老天,你真该好好看看你自己,我觉得这还挺不错的。”Harry抬臂伸手用指腹揉着自己的下唇,指腹沾染上一些浅浅的唇色。指尖来回游荡在他胸前裸露的肌肤上,每一分举动都带着挑逗的意味。

口红色号(虫绿)

‖第一次码文 求轻拍x
‖无遗传病的小情侣设定!
‖口红色号(上)
‖未完 突然急刹车系列x
‖梗源于《闲游深秋》太太的图梗

Harry无所事事的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整理完好的西装如同往日一样得体。如果忽视他手里不停把玩的一小管口红或许他看上去会更正经。Harry百般无聊的翻弄着手里的新项目文件,看着负责人的署名为Peter Parker 。眉头微微一皱,well,如果不是那些董事会的老家伙们急于求成,Peter或许还能回家陪他一会,可现在呢,也不知道在研究室里昏天地暗的过了几天了。

手里的口红啪的被拍在桌上也不顾及眼前玻璃桌面的承受力。该死的谁会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买这种女人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在前几天无意看见菲利希亚选购口红,而他却鬼使神差的买了只略暗的红色。

右腿放置在左腿膝盖之上,后背靠在舒适的椅背上。右手大拇指摩挲着口红盖,盖子随着动作一起一盖,清脆的扣盖声在办公室里显得很是明显。门锁发出一阵清晰的滴声,那是指纹验证通过的声音。显然这间屋子的权限除了他自己就是为自己安排行程的Felicia和那位忙的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研究的男友Peter Parker。而自己已经嘱咐过Felicia晚上自己要在公司通宵没有必要事情不需要来请示。

那么,是Peter?想到这Harry的心稍微有那么一点好转,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Peter来主动找他而觉得开心。

看着玻璃门上一个熟悉的身影,Harry努力克制着自己快要上扬的的嘴角。随着稳健的脚步声渐进他把文件随便翻开摆放在自己面前,装作一副忙碌而无暇分心的模样,手里的口红也随之放在桌面上。

脚步声越发清晰而在他恰好低头盯着那么无聊的文字没几秒的时候,Peter走到他桌前不远处驻足朝人试探性的开口“Harry?”看到金发的小总裁依然低着头批改着文件,他就知道他不应该最近疏忽Harry那么久,他可不觉得Harry是个听话的恋人,相反自家的恋人十分骄傲。见人没有什么反应他双手不安搅在一起继续说着“umm,首先我很抱歉我好几天没有时间好好看看你,要知道最近的研究快结束了,小组长变得紧张兮兮的,上午才给我们放假。oh,我发誓如果我过几天有假期我会好好陪你的。”他双眼盯着Harry的动作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小细节惹得Harry生气。

Harry慢条斯理的抬起头,停下自己原本就装模作样而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分析,如果仔细观瞧倒是不难看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句子,比如那些让他难以启齿却可以写出来发泄的话。“我再也不会理Peter Parker了” “Peter Parker是一个说谎的混蛋” “我再也不爱他了”

Harry直起腰身,后背靠在椅子上挑眉看着人这一身正装,带着不瘟不火的口吻开口道“wao,看来你的脑子终于又回到你脖子上了,致使我们的Mr.Parker终于想起他可怜的恋人,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今天还有一个研究室party?很好,Mr.Parker,你不需要做出一副来安慰我的样子,这就像是一个老实的男人向家里妻管严的妻子请假之前的开场白一样!”

Harry狠狠地一拍桌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发这么大火,这根本不像他,一个奥斯本不应该轻易失去理性。感性是致命的错误。他深呼吸一口气微微扬起仰头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失礼,抿紧了唇双眼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恋人,如果他扭头就走,那就是会变成又一个前任。

显然Peter被眼前的Harry吓呆了,他有些错愕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连续几天的熬夜和困倦让他也有些烦躁。

对方这样类似无理取闹的戏码似乎让他更加头疼,他舔了舔嘴唇张开嘴飞快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er...,是的,其实我是说...我是打算和你说的,不过我想带你一起去来着,可我觉得你或许会没兴趣,而且你还那么忙,Harry...”他看着Harry灰蓝色好看的眸子,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尽可能真诚。

饶了我吧老天,如果这个法子也不管用,我想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这该死的情绪了。Peter在脑子里这么想着,实际上这身西装他也穿的很不情愿,如果可以回家陪着可爱的恋人谁会想去参加那个party,但是如果不去奖金就又泡汤了。分明买戒指的钱就差那么一点了。

“Well——,如果你走出这个办公室你就休想踏进我卧室一步,你要想清楚,Peter Parker !”带着几分疏离又冷淡的声线清晰的响起。Peter几乎快要把自己的头发揉成一团了。Harry的视线无意间又落在桌上的口红上,他想起前几天Felicia无意间看见Peter对一位涂了相同色号的女人看的出神。不屑的啧了一声,抬眼看了看人傻乎乎的模样,心中不知名的恼火情绪又加深一分。

他啪的打开盖子,扭转几下口红柱身,带着几分鲜艳的红色就这样呈现在自己眼前。转身对着身后的落地玻璃窗认真的涂抹起唇色来,眼见浅浅涂了几下并没有明显效果,索性将其又反复涂了几次,最后看见玻璃窗上倒影出明显的唇色才心满意足的将其收好。

Peter还在因为刚刚Harry的厉声警告而皱着眉头理不出一个头绪和适合的答案。他再抬眼看向人,入眼的画面让他一下子有些呆愣。

对方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完好的衬托出人的气质,西服勾勒出人身上好看的线条,淡金色的头发如同往日一样精致。灰蓝色的双眸看向他的目光有那么几分轻佻,暖色的光线衬托的更加美好,最重要的是那一抹鲜亮的唇色格外明显,像是新鲜的血液沾染在了唇上,显得他脸色更加白皙。

他从没想过女人那些涂的那些唇色涂在Harry的唇上是什么样子。但是现在他知道是什么样子了,他的Harry比那些胭脂俗粉好看多了。

Harry微微扬起头,抬手用食指和拇指的指腹摩挲着下颚,上扬的嘴角带着轻佻的笑意显得格外诱人,不出意外的看见人脸上呆愣的表情笑意已然更深。缓步走到人面前,缓缓的拉近与人的距离,最后停留在离人脖颈处不到几英寸的距离。

Harry侧着头故意轻轻吹着热气,慵懒的声线十足上挑又带着嘲讽意味的开口“oh,我们的Mr.Parker为什么不走了?还是说,你喜欢在宴会上迟到?”仰头入眼便是人焦糖色的双眸,嘴角的笑意始终未减退半分,过近的距离和充满挑逗的动作一切都像是刻意而为。

Peter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这样做,或者换句话说,这样来诱惑自己。眼见着人好看双唇一张一合,刻意喷洒在脖颈间的气息惹的自己浑身发热,微微低头就看见人那双好看的眸子像是星辰大海一样的飘落颜色,每当注视都因人沉沦。他试着找回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的开口“我我...不是的...oh,Harry,你听我...”

还没等人说完,Harry低头在Peter领口处留下一个轻轻的吻,暗红色的唇印完整的印在人白色的领口上。看到这样的结果,Harry满意的一笑,自顾自的开口“还不赖,和我想象的差不多。well,你可以走了,这样在宴会上你就得一个人充当个背景板什么的了,毕竟这可一种宣誓主权的特殊手段。”

温热的鼻息打在脖颈的一侧,没有意料之中柔软的唇瓣而是被人吻在了领子上,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领子上清晰的唇印,听人话的意思像是自己会被哪个姑娘泡了似的,天地良心,他们研究部门的女孩子可少的可怜。

而party的时间早就过时了,眼前的还自以为聪明的总裁还浑然不觉。Peter看着人十足诱惑的模样不紧咽了咽口水,抬手为自己松了松领带 甚至连外套的扣子都一颗颗的逐渐解开,他一步步朝着Harry走去,分明是平时Harry熟悉的口吻,可却充满了强势。

“Harry?你是故意的吗?实际上为了留住我你只需要给Felicia打个电话让他们加班就好。可现在,你有想过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吗?”

被人几乎当面揭穿的Harry显得格外别扭,越是被人一步步的靠近就越是后退,连连倒退几步还不忘开口反口“不!你想多了!Peter,现在你给我闭嘴!该死的,我就不应该买这种女唔...”

话还没说完Harry的身子就撞在了玻璃窗上,显然他再也没有后退的地步。而真正让他停止说话的是Peter的动作。

把人逼迫到一个相对可以把控的地方显然很有优势,Peter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恋人再也隐忍不住,抬手握住人双手手腕抵在身后的窗上附身侧头狠狠地吻上人一张一合好看的唇。根本顾不得对方在说什么。

柔软的唇瓣就和Peter想象中一样的柔软,双唇刻意在人的唇上摩擦着试图染上少许的唇色,双手紧扣着人手腕让人无法挣脱,Peter轻轻的吮吸着Harry的唇,伸出一点舌尖不时还舔吻着慢慢的勾勒出唇形,仔细的将人的唇与自己贴合。

Harry只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挣脱,而这次接吻的经历是曾经那种轻轻一吻相比是格外不同的。他被抵在身后的落地玻璃窗上,酥麻的感觉刺激着神经感官。

让他庆幸的是,公司的楼层足够高没人会在意他们。而且开启夜间照明的灯光并不是那么刺眼,否则自己这副模样真是太丢脸了。

Peter像是要把唇色全都沾染在自己唇上似的,原本轻柔的动作开始变得有些急躁起来。他渐渐松开对Harry的束缚反倒一只手捧起Harry的脸颊一只手插进Harry柔软的发间扣住他的后脑。他用慢慢吻咬着Harry的下唇,趁人开口的机会将舌滑入人口内,灵巧的舌就像是一条游鱼,在人口腔里恶意搅动着人口中的津液,使人口腔迟迟不肯闭合,溢出的津液顺着嘴角滴下几缕银丝抵在Harry的胸襟上。

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半晌Peter才恋恋不舍的退出人口腔。他额头抵在人额头大口喘息着看着人“老天...,Harry你还好吗?要知道,这个样子的你我可真想拍下来。让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现在多诱人。”

Harry的唇早就被人吻的发麻,像是一条丢在岸上的鱼大口大口张嘴呼吸着,好看的红唇早被人吻得凌乱不少了,身子都有些发软难以站稳。他觉得自己现在说不定被人蹭的脸上都是口红。

还没等自己开口逞强Peter就早一步就把自己揽入的怀里,腰间被人手臂有力的环住,脸颊因刚刚的接吻早就开始发烫,毫不示弱的反击开口“你想都别想!闭嘴!你弄得我脸上都是...蠢死了!”

“行了,Harry,别再诱惑我了,我就快忍不住了...”他低头吻上Harry的额头试着别让怀里人乱动从而让自己好过一点。显然他的总裁可从来都喜欢挑战他的忍耐。Peter总觉得Harry就像猫咪一样,骄傲又口是心非,就连亲热也是很少 好像他从来都带着疏离和冷淡。而现在,怀里的人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可口美味。